崎无

我也有考虑找个女朋友
还是继续考虑学吉他
还是喜欢画画
一成不变
开始写文

尝试着勾线了 无长进 勾茸茸呜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我暴风哭泣呜呜呜呜呜我!我哭了呜呜呜呜!这是什么动人一幕!我疯了

假期搞jo先搞茸茸!

穿吊带睡裙的男人(异装幻想)

        透过沾满黏腻的水汽的窗,我好像看见了一个穿着宝蓝色吊带睡裙的男人,安安静静的站在路灯下。我看不清楚,朦朦胧胧的感觉他的裸露皮肤的部分散发着柔和的白光笼罩着他自己。我在心底想象着他过人的、不敢与人对视的时候会轻轻颤抖的长睫毛,一双带着自我厌恶和挣扎的眼睛,如同刷过胭脂一般的嘴唇,柔软潮湿的舌头,修长的十指紧紧的握在一起组成一个小型堡垒,无论怎么缩起来都比女性要高大的身形,浑身都散发着想被保护的信息来。我感觉到他向我看来,感觉他扯动着自己有些干裂泛起白皮的嫣红嘴唇颤抖的表达着:

不安,不安,不安。

老相册:

礼服

1906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林山奇与林咭【二】


相互暗恋  深得我心
   

      林山奇和林咭说,她最希望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去印象中空气干燥的北方买一套房子,然后在地板上面铺着那种很多软毛的地毯,有在上面就如同漫步云端。

      林咭笑她少女心过分膨胀,然后捏着她的鼻子,让林山奇只能张嘴呼吸,然后林咭趁着这个小缝隙往她的嘴里扔了三颗葡萄。

      林山奇的嘴巴完全被葡萄霸占了,说话口齿不清的。林咭看着她说话,总觉得每句话都带着葡萄的...

林山奇与林咭【一】


      这是大学第二年第二学期接近期末考试的几天,林山奇喜欢林咭接近一年了,也不是那种喜欢的死去活来的喜欢,就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大多数独生子女拥有的占有欲。林山奇基于这点,极其的讨厌任何性别的人触碰林咭,就算林咭偶尔从嘴里吐出其他人的名字也会让她非常厌恶。

      可是那又怎样呢?林咭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别人讲话,间接性的和林山奇冷战。

      其实从实来讲,林山奇很多时候都很讨厌林咭这样,甚至讨厌到自动忽略掉林咭掉的地步。...

【卷黑】最终

     

小片段

      静默良久,葛锐之终于鼓起勇气去碰了碰程黑的肩
膀,然后仿佛永远都不松开一样的抱住了程黑,抱住了
他的整个世界。

      程黑在这一刻突然就想起来方面在两人最贫困交加
的时候,葛锐之在圣诞节的黄昏,用着他程黑最喜欢
的,最温柔的笑容,将自己好不容易完成的明信片递给
他,上面有着两人都最喜欢的句子,那是泰戈尔《飞鸟集》中的一句「你微微的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经等待的久了。」

  ...

12345
©崎无 | Powered by LOFTER